Akihabara@Deep

關於部落格
唯恐天下不亂的生田家長男。
  • 503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mag] Wink up 中文版 - 2000/06-2004/11訪談摘錄

0006

瀧澤秀明
「對了,最近我覺得橫山和斗真這兩個小師弟還真不錯。…斗真也很努力。我每一次都讓他難做人。舉例,好幾次我想讓年紀比他小的新人注意,我會特別在這些人的面前生斗真的氣。斗真他能理解我的用意,但想必他的心裡會不好受吧!不過,我覺得他具有凝聚大家向心力的能力,而且他本人好像也有這個想法,所以對於這個部分的才能,我對他相當期待。」

渋谷昴
「我們最近迷上一種遊戲,就是不管你要說什麼,一次都只可以說出三個字。上次開演唱會時,斗真、中土居、二宮和我從頭到尾都在玩這個遊戲,而且輸的人還要被處罰,讓贏的人彈乳頭。我們真的是一群小鬼吧(笑)!?」

宮城俊太
「能夠有好的前輩來帶領自己,我覺得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唷!比如說這當中的生田,他就是一個超級溫柔的人。當我覺得心情沮喪的時候,他總是會陪在身邊為我加油打氣。如果我還是無法立刻振作起來,他還會講一些笑話來逗我開心呢!總而言之,他就是有本事讓周圍的人快樂起來就是了(笑)!真的,我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!」

二宮和也
「演唱會後我在飯店也玩得很高興,這回和MA的諸位聊了天,和生田、中土居、橫山、錦戶等人一起玩。」

山下智久
「今天的對談讓我很快樂。啊!吐槽的功力好像比平常弱?那是因為對象是長瀨,如果像對生田那樣激烈的吐槽的話,錄影現場中的場面就…,我真的做不來(笑)。」

 
0007

 
長谷川純
「在Junior的演唱會結束後,因為生田說:『肚子好餓喔、我們先去吃個東西再回家吧!』所以我和福田、佐藤他們一起到渋谷去吃旋轉壽司。等一陣杯盤狼藉正打算要打道回府時,生田卻又提議說:『我們去唱卡拉OK吧!』我們不是才剛唱完兩場演唱會嗎(笑)?『你今天還唱不夠啊!?』『是啊!我是永遠都不會滿足的呢!』就在這一來一往的對話中,最後我還是勉強的跟去了。不過我只唱了一首歌,然後就躲在角落裡呼呼大睡(笑)。在卡拉OK裡待了兩個小時以後,心想這下總該散會了吧?結果沒想到生田又在那裡吵著說還玩不夠什麼的(笑)。為此,一夥人又到遊樂中心拍了幾張大頭貼,這會兒才『終於』散會了。像生田這種旺盛的精力,真是讓人受不了啊!」

 
0009
 
橫山裕
「聽說生田斗真在上個月Wink up中說想要和我一起開車去兜風,真對不起吶~我還沒拿到駕照說!還得再接受一次考試。跟當初老是嚷著「我好想拿駕照」的時候相比,現在的熱度也許降溫了也說不定,但我還是很想和斗真一起去兜風唷!他真的是個率真又可愛的傢伙,像這種率真的性格,恐怕也只有斗真和信五有吧!萬一以後女朋友性格也和斗真一樣,這樣好嗎?我還是覺得那種帶有危險氣息的漂亮美眉比較適合我。…」

伊藤達哉
「最近不知為什麼,總覺得赤西非常了解我。赤西、山下、龜梨、生田他們都會模仿我,平常看見別人模仿我就會給對方洩氣,不過如果被赤西模仿的話,雖然很遺憾,但真的會忍不住笑出來!他真的抓到要訣了!」

 
0010

 
長谷川純
「演唱會中有段時間我感冒了,我原本有點氣喘,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件事,所以達哉、智久、斗真都很關心的問我:『不要緊吧?』有這麼多人關心我,真的好開心喔!夥伴們的話真的給了我很大的鼓勵~夥伴們,謝謝你們!」

Johnny's Jr. Radio Paradise #9
「那一天,唸了兩封聽眾的明信片。其一問到『如何才能照相照得美美的呢?特別是斗真每次都被拍得很帥,為什麼呢?』。翼:『如果想要像斗真那樣的話,眼睛朝上看就好啦!』。昴:『嗯,那也是啦,斗真很厲害呢!』。翼:『因為他喜歡眼睛朝上看嘛~』。如果你覺得:不會吧!斗真的眼睛會朝上看?那趕快去翻Wink up日文版9月號第70頁,就可以看到斗真眼朝上看的姿態啦(笑)。那麼,我們把話題從斗真轉到信五,裕:『斗真跟村上兩個人的畫面拍起來,很像那種感覺清爽的雙人組呢!』。信五:『這樣不是很好嘛~』…」

 
0011

 
今井翼
「(喜歡的朋友)經常在一起玩的,大概就是瀧澤、斗真、相葉吧!前鎮子我和斗真一起去吃壽司,他每次都會點『不加芥末』的壽司,不過這一次他居然跟老闆說:『我要點烏賊鱈魚子蝦卵義大利麵,然後不要加蝦卵。』真不愧是斗真!我想只有他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吧!不過,老闆很酷地拒絕了:『抱歉,本店沒有辦法這麼做。』

東新良和
「(喜歡的前輩)我也喜歡生田,前陣子他給我三個護腕,啊!不過我們不是送禮的關係才在一起的喔!」

山下智久
「喜歡的食物」 很多喔!最近是梅子飯糰!(一邊看著眼前的飯糰。)嗯…說到梅子飯糰阿…咦?什麼?斗真把所有梅子飯團都吃掉了?可惡~那小子每次都這樣,而且是在我還沒意識到的時候,難道他的思考迴路只對吃有作用嗎?對了,最近也喜歡吃大碗咖哩烏龍麵,一定要咖哩口味喔,才有爽口的清淡風味,更重要的是:一定要大碗的!這是朋友告訴我的,真的很不錯呢!我的食慾還是很旺盛,有一次吃完自己的泡麵之後,順便把生田剩下的半碗一併解決。唉呀!食慾旺盛的秋天已經來臨,我該怎麼辦才好呢?
 
「還有,我很會吃醋唷!不喜歡女朋友跟隔壁的男生交談。什麼?如果她跟生田討論戀愛方面的問題?那樣的話我可能會跟她分手囉!」

 
0012

 
山下智久
「另外我喜歡的還有烤肉拌飯,而且我不怕吃辣。經過一番訓練後,普通的韓式泡菜還打不倒我呢!韓式泡菜這種兒童級的,當我的對手還不夠格喔!但是斗真聽了卻對我說TOKIO的松岡前輩對辣味也有一套!哇!不妙,這我可比不上呢(笑)!」

 
0101
 
瀧澤秀明
「最近我在學電腦,但他(今井翼)卻在我身後:『喂!認真一點,喂、喂!』很吵的說教,此時如果我還是很認真的繼續用功,他就會丟下我不管,開始『喂、啊、是斗真嗎?』的打起電話來(笑)。』

赤西仁
「最近參與了『SHOCK』的演出,所以常在後台和大家聊天。常和我玩在一起的是生田斗真、風間俊介,還有長谷川純。」

宮城俊太
「長谷川最近迷上了模仿,他學所喬治超像的。其他也喜歡模仿的人,就是龜梨跟生田啦!」

 
0102
 
長谷川純
「我不太會表現出自己的個性,因此在無意中就會露出一副裝酷的樣子。在與女生擦身而過時,我的眼神就會自動變成酷酷的(笑)。但是我要說明一點,我的優點在於,如果山下智久和生田斗真沒有吐槽我裝酷的話,旁人是無法看出來的(笑)」。

 
0103
 
橫山裕
「和斗真一起玩的時候我活像個小孩子似的。前陣子到北海道出外景時,兩人還玩起互丟雪球的遊戲呢!玩著玩著也增加了遊戲的級數,我一把將他推倒,然後在雪堆中用力搖晃斗真的臉,結果斗真居然鬧起彆扭來,氣得不跟我說話,直到正式演出時也是如此。我不停地對他說:『別鬧彆扭了嘛…』好不容易讓事情圓滿落幕,沒想到換他開始對我報以猛烈的雪球攻勢,好像又回到一開始(笑)。但是他的腕力總是不如我,最後他忍不住求我說:『橫山,拜託啦!最後讓我丟球來結束嘛…』(笑)。我阿,不知道為什麼,只要和斗真在一起就會變成可愛的小孩喔!」

風間俊介×龜梨和也
風間:「我也是(喜歡wu留言版)!每次必看留言版呢!如果有人留言給我就非常高興,看雜誌你都看哪一部分?我會看嵐的專訪,Jr.有山下、生田及自己的部分。」

 
0104
 
橫山裕×錦戶亮
橫山:「不用打電話就會一塊去吃飯的有錦戶…還有斗真。」

 
0105
 
山下智久
「『山P』 這個P是從何而來的呢?我也不太清楚耶!有一種說法是瀧澤取的,好像也跟Jr.有關,總之說法很多,不過我自己倒是很滿意這個綽號。很意外的,我身邊的人都不會叫我『山P』呢!斗真和風間都叫我『山下』、長谷川君則是『山下君』、赤西則是『P』。啊!會叫『山P』只有龜梨吧!其他工作人員也會。」
 
「『作息』 可以聽我抱怨一下嗎?那天半夜三點我接到斗真的電話。我還以為他有什麼重要事,結果他說:『那家豬排三明治做得很好吃的店,叫什麼名字?』(笑)。我隔天一早六點就要起床耶!我還很好心很親切的想跟他多聊一點,結果他居然說:「對不起,我得馬上回人家電話。』然後匆忙的把電話掛了。啊~把我的作息都打亂了~(笑)。」
 
牧野紘二
「不只是山下,最近我和生田、赤西、龜梨也變成好朋友。他們都叫我:『爸爸!』因為上次去玩雪都是我決定行程,生田說:『牧野好像爸爸喔!」從此這個封號就跟著我了。在火車站道別時,他們竟然還對我說:『再見囉,爸爸!』我真的變成爸爸了嗎?」

中丸雄一
「接下來就是希望能在摔角方面贏過生田。我相信鐵杵總會磨成繡花針,我的年紀比較大,所以老被比下去就太沒有出息了。該是絕地大反攻的時候,可是要熟練所有的技巧恐怕來不及,如果熟悉某些特定的技法來反擊,應該也有獲勝的可能(笑)。我決定從現在起學習摔角技巧,生田最好要有心理準備喔!」

 
0106
 
瀧澤秀明
「有時候人數夠但是卻發生某人『跌倒了~』或者『肚子痛~』等等(笑),如斗真突然流鼻血,或二宮在演唱會前去廁所卻久久沒有回來的事才誇張呢!如果大家有發現舞台上發生的小錯誤,應該會覺得我們很厲害。在回到舞台兩側的瞬間,利用5秒的時間立刻討論:『你到那裡,你到那裡…』來變換位置。說到那時候的Jr.,我真的覺得『很厲害』,大家團結一致,真的很棒。現在這樣說可能會讓人生氣,不過那時越是有麻煩我們就會越有緊張感,也許就是這樣對我們比較好(笑)!」

山下智久
「真想去國外出外景阿!成員嘛~長谷川是不可或缺的智囊團,接下來是負責翻譯的Jimmy,斗真、赤西、錦戶…光唸名字就沒完沒了了,WU就拜託你們了喔!」

 
0107
 
山下智久
「前陣子和斗真、昴以及村上去卡拉OK喔!昴的歌喉實在是棒得沒話說,聽著聽著便會不由自主地著迷呢!」

藁谷亮太
「這次我發現幾支印有我照片的扇子,心想:『莫非我這麼受歡迎?』結果那全部都是生田的啦(笑)。我常被人家說:『你跟生田長得好像喔!』之前根本不覺得,不過這次卻讓自己證明我們果然很像(笑)。這件事我也跟生田說了,結果生田也說:『我也常被人家說和你很像呢!』」

 
0108
 
今井翼
「『現在的翼,還是少年嗎?』 是啊!特別是跟生田在一起時,就特別明顯(笑)。因為他孩子氣還很重,所以讓我越來越像少年了。」

Jimmy Mackey
「Jr.裡有時候會這麼做,前陣子錄完『少年俱樂部』後,我跟生田、赤西、龜梨等人去一家超~便宜的定食店吃飯。生田突然提議:『我們來猜拳好不好?輸的人就付錢。』結果大家鬥志都燃燒起來了,因為是很便宜的店,所以飯錢並不會很貴,但是大家都討厭輸給別人(笑),我們就在那家店的角落『剪刀、石頭、布!』地玩起猜拳來了(笑)。誰輸了?當然就是那個提議要玩的人啊(笑)!而且因為他看起來很沮喪,所以我們決定再猜一次,生田還很高興地問:『真的嗎?」。不過第二次他還是輸了(笑),後來他自己也承認:『反正我就是猜拳白痴嘛!」生田,多謝招待啦!」

赤西仁
「會注意我的人。對我來說就算是溫柔的人吧!瀧澤偶爾會對我的髮型有意見,不過這也是他關心我的表現吧!雖然平常我的反抗心很強,可是瀧澤對我有意見時,我都會虛心接受呢!還有亮、龜梨、山下、斗真等人,他們也常唸我,他們會很直接地跟我說:「這樣做很奇怪吧!(笑)。聽到他們這麼說,我都會回答:「嗯?」(笑)。不過就算嘴巴上不服氣,其實心裡還是很明白大家是為我好,因為如果是不關心你的人,根本就不會在乎嘛!」

 
0112
 
風間俊介
「在上一期Wink up裡生田和長谷川是不是有說過『風間很會打斷別人講的話』?…我要趕快來澄清一下(笑)!」

加藤成亮
「我曾經跟斗真搭同一輛公車去工作的地方,可是公車發生了小車禍,司機要所有乘客下車,改搭另一輛公車。當時發生車禍的地點離工作的地方還有一段很長距離,我聽到公車出車禍,整個人全亂了陣腳,腦子裡只想著:『怎麼辦?怎麼辦?』但是斗真卻非常冷靜,他說:『我們坐計程車去吧!』到了目的地時,我拿出660日圓要分攤一半的車資,但斗真很酷地說:『不用,我付就好!』當時覺得他真的好帥,讓我非常感動。」

 
0202
 
山下智久
「『snatch』(偷拐搶騙)很好看喔!只看一遍其實看不太懂,所以一共看了兩遍(笑),大家形成一股風潮。『鐵達尼號』倒是一點都沒讓我感動…,只覺得『就只是死掉了嘛(笑)!』可是赤西仁只要一去KTV,就會超融入感情地唱鐵達尼號的主題曲喔!雖然唱得很棒,可是肉麻到還沒唱完我就想卡歌(笑),斗真也很會唱歌喔!長谷川嘛…就別在意他了(笑)!」
 
「事實上我常跟斗真吵架,起初是因為他是前輩,所以一些想說的話都忍了下來,後來我實在忍不住開始發飆、不對他說敬語。不過自從那次以後,才能建立我們之間的信賴關係,所以我覺得很值得。再多吵起次也沒關係,因為之後就會和好了,而且和好以後感情會變得以比以前更好。」 
 
 
0204
 
風間俊介
「我現在想到一個人,就是生田斗真!我的CD已經借給他超過半年了,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還我。他還說:『我一定會忘記,所以見面前一天你要打電話提醒我喔!』因為他這麼說,我就打電話提醒他,可是他還是忘記了(笑)。」

 
0205
 
風間俊介×Jimmy Mackey
風間:「我們常常一起聊天呢!」
Jimmy:「共通的話題是電影跟書吧?絕對不是在自誇喔(笑)!」
風間:「那是生田跟長谷川他們兩個才會那樣吧!」

 
0206
 
瀧澤秀明×今井翼
瀧澤:「除了原本我們約好的Jimmy和KAT-TUN之外,山下、風間、生田還有長谷川也都來了。…」
 
今井:「還有那群小子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做『分享』,一般而言,泡菜和醬料不是一人一份吧(笑)?尤其是生田最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激動得不得了,一直說:『大家不要傳來傳去啦!』不知道說了幾次(笑)。」
瀧澤:「我們這一桌則是赤西(笑)。話說回來,你不覺得生田和赤西很像嗎?昨天他們還在扮鬼臉吵架,簡直就像兩個小學生一樣(笑)。」
今井:「哈哈哈!說得好~」
 
今井:「我和龜梨、斗真去了打擊練習場完,後來又用CD製作機器做了一張CD喔!」
瀧澤:「CD?真的嗎?」
今井:「很好笑喔!斗真錄的是『請聽我們第一張單曲!今井翼!」而且還是用RAP曲風喔(笑)!」
瀧澤:「哈哈哈哈!真想聽聽看!」
今井:「我們連第二張單曲也作好了呢!在回家的車上放來聽,得到一個感想『不想再聽下一次了!』(笑)。」

長谷川純×Jimmy Mackey
Jimmy:「你在剛加入Jr.的時候,是個怎麼樣的人呢?」
長谷川:「我當時很文靜喔!…正確地來說,是『我想朝冷酷、帥氣的路線發展』,…和我同梯的人,像山下、生田,都覺得我『這個人腦筋有問題』。」

 
0207
 
松崗昌宏
「舞台劇雖然非常需要體力,但因為做得很快樂,所以一點都不覺得苦。現場的氣氛也真的都很愉快。斗真也很可愛、很有趣。雖然我覺得他身上並沒有流著和TOKIO一樣的血液(笑)。還是一樣保持著刺激女性母性本能發揮的特質呢,那個小子(笑)。現場的女性中,有很多跟斗真媽媽差不多年紀的人,每個人都把他當做像自己孩子一樣的寵呢!嗯,對我來說,他的存在好像有點威脅性(笑)?不過啊!斗真變成一個很棒的男孩子了。很坦誠,而且性格也很棒,幾乎沒有什麼好挑剔了吧?」

 
0209
 
長谷川純
「我突然想到!我們Four Tops成員很有季節感吧?首先春天是我。因為嚴重的花粉症,長谷川我的註冊商標就是衛生紙。加上春天那種嫩綠的清新感(笑),又會多一個渴求著新戀情,步履輕盈的少年。總之就是不管冷還熱,都無法立刻搞清楚的一種微妙感啦(笑)!夏天的話就是山下啦!他很適合曬黑,加上帶點頑皮的個性,真的很有夏天的感覺呢,這是他一整年中最自在的時間(笑)。秋天就是風間了吧?有時靜靜的看書,他本人很有『輕愁靜思之秋』的感覺(笑)。那北海道出身的斗真就是冬天的代表啦。不知道為什麼,斗真好像很適合雪景耶!嗯,當場想倒真是都挺符合呢(笑)!」

小山慶一郎
「最近我跟長谷川講話的機會增多了唷。因為我們『SHOCK』的後台休息室是在一起的,所以能夠增加這麼多聊天的好朋友真的很高興耶。不過跟斗真還有山下在一起時還是會有一點緊張,可能是因為一起工作的機會比較少的關係吧。」

 
0210
 
風間俊介×Jimmy Mackey
風間:「…上次帶斗真去一家我很喜歡的店,『你都是到這種店吃飯的嗎?』他嚇了一跳呢(笑)!」
Jimmy:「什麼樣子的店阿?」
風間:「就是服飾店樓上屋頂的咖啡店…這類的店家不論什麼模樣,我都很喜歡喔!(笑)下次也帶Jimmy去。」

 
0211
 
長谷川純
「絕對做不來的是馬拉松比賽!Jr.節目裡好像有過馬拉松大會,那時我還沒加入Jr.,所以安全過關!可是我是不服輸的,旁邊有斗真在的話,我會使出全力。可是我們互相開玩笑時,發展成摔角比賽也說不定喔!」

A.B.C.
戶塚:「還參與了生田斗真導演的電影喔!有人提議一起拍連續劇,劇名就叫『尋找風間君』(笑)!」
河合:「對阿!對阿!塚田還戴著史格林姆的面具偷襲在睡覺的我。」
塚田:「還開了不少次的會呢!」
戶塚:「不過風間完全不知情(笑),我們只是一起去風間房間,說『啊、主角在這!』就結束了。」
河合:「完全就是整人的拍法嘛(笑)!但能跟生田等人合作真開心!」
戶塚:「比起裝傻的草野導演作品應該有趣多了吧(笑)!」
塚田:「他的沒有結尾嘛(笑)!」
戶塚:「沒錯,在介紹演員的地方只把自己的名字弄得很明顯(笑)。
河合:「自己寫的字弄得特別大。」
塚田:「生田導演就很照規矩地寫了劇本。…」

戶塚祥太
「在夏威夷時生田和風間真的很過分(笑)。我被他們弄入244公分的游泳池裡!在我準備上岸時忽然把我往下拉,真的很恐怖。我真的以為快死了(笑),還分不清哪邊才是上面呢!」

東新良和×五關晃一×森內寬貴
五關:「這次來夏威夷,風間和生田都有一起來,所以也學到了很多東西。」
森內:「雖然是前輩卻很溫柔的指導我們,真的很快樂。」
五關:「沒錯、沒錯!在工作上他們是前輩,不過私底下卻對我們很好,就像很好說話的大哥哥。」

 
0301
 
風間俊介
「成為Four Tops後,心境上的變化?沒特別的變化耶!(恰巧在同一個攝影棚的秋山說:『Tops這個字,應該會讓你產生責任感吧?』)嗯~是嗎?也許過一段時間之後,才會有實際的感覺吧!不過有一點倒是可以確定,那就是真的很快樂。而且最近我不是都和山下跟斗真在一起嗎?我總是會下意識地想到『啊、長谷川不在。』以前我並不會注意到誰在不在,這也許可以算是心情上的變化。之前我也有說過,Four Tops是以個人各自的活動為主,是一個有點不一樣的團體,如果這部分也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,因為那是我們的特色啊!」
 
「另外,我去看了SMAP演唱會,還登上了舞台…這對我而言,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。因為是SMAP演唱會的舞台耶!當時我和赤西、中丸、龜梨、牧野以及Four Tops其他人一起去看,當時在移動車裡的木村,單手把我們每個人拉上去,木村的帥勁,讓人不知不覺就會被他吸引(笑)。」

Jimmy Mackey
「之前和斗真一幾去看金凱瑞主演的『The Majestic』(忘了我是誰),我差點哭了。」

Ya-Ya-yah
藪:「舞台上的前輩們都好酷喔!瀧&翼就更不用說,Four Tops唱『Believe Your Smile』,真酷!我們也要加油,儘早讓別人也稱讚我們『好酷喔』才行啊。」

武內幸太郎
「我的最終目標,是在Four Tops面前,能夠毫不緊張的表現出我自己!」

 
0302
 
山下智久
「之前因為是反抗期,即使在Jr.裡也會無意義的賭氣,最嚴重的那段時間裡,常跟斗真吵架(笑),斗真也變了很多。」

Jimmy Mackey
「對了,在我獨唱單元之前,是很多Jr.一起參加的單元,在我要上場時,Jr.總是會跟許多擦身而過,那時,斗真總是在跟我擦身而過時對我說『加油喔!」那是我心靈的支柱!現在說有點太晚,不過真的謝謝你,斗真!」

 
0303
 
堂本光一
「這次由斗真取代翼參加演出,但是斗真也非常認真喔!翼可能是在各方面都有所掛念顧慮,所以才會偶爾出現在劇場裡。不過,斗真在演戲方面並沒有感到任何包袱,我覺得這一點很棒。」

長谷川純
「我經常遇到充滿了愛的事情喔!去年,一群人包括了我、斗真、仁、山下在Jimmy家舉行了聖誕派對呢!雖然我們約定好晚上7點在Jimmy家集合,但是等我工作結束9點左右過去的時候,發現仁和斗真的工作也還沒結束,只有山下和Jimmy還有Jimmy's Family。但是他們什麼都還沒吃,一直在等著我們喔!我好感動~感受到愛了呢~!如果是我的話,或許什麼都沒想到就先開始了也說不定,所以很感動山下和Jimmy他們如此的溫柔。在那之後,我們也就這樣什麼都沒有吃的等著斗真和仁來。」

上里亮太×Jimmy Mackey
Jimmy:「像Four Tops、KAT-TUN等,大家都組成了團體,我覺得好寂寞喔!所以現在跟FIVE一起練習,就覺得很快樂。」

 
0304
 
風間俊介×長谷川純
長谷川純:「最近,很少和風間、斗真為首的『SHOCK』演出群的人見面。還真覺得有些寂寞呢!…在風間他們努力演出『SHOCK』的時候,山下、Jimmy和我3個人在『少年俱樂部』做了一個脫口秀的單元。很沉痛地發現到…原來我還真是需要被風間和斗真一直吐槽的人呢(笑)!因為是山下Jimmy和我3個人,所以充滿幹勁的想說『我一定要好好表現才行!』可是努力搞笑之後,沒想到山下和Jimmy都只是『嗯~』、『啊~』地很普通的聽過去而已。『不是這樣吧!你們也吐槽一下嘛(笑)!錄完影之後說『要再活潑一點啦!』竟然被山下回說『煩死了。』就是這樣阿,正式錄影時就要這樣吐槽嘛(笑)!雖然風間的吐槽會很到讓人淚汪汪的程度,但也可以再度確定他就是我需要的人(笑)。很不可思議,要是和風間在一起的話,連吐槽也不覺得那麼難過了。要是再加上斗真,大家激烈的程度在不知不覺間就會自動升級呢(笑)!這時連Jimmy都會說:『Let's go!心情是Here we go!』(笑)。要是能順著這樣開始搞笑,大家的氣氛就會變得很開心,吐槽也完全OK!」

山下智久
「『最近,我從○○畢業了!』 斗真要畢業是覺得寂寞,但是能升上最高年級也很開心。斗真的校徽是綠色、潤他們的時代是藍色、我們是白色的。我個人覺得白色是最帥的,不知2人覺得怎麼樣?

 
0305
 
風間俊介
「『SHOCK』演出結束之後,我用簡訊傳給Jr.的成員們提議說『我們來辦個舞台演出慰勞會吧』,赤西和斗真就回覆說『那就拜託你囉』,這…意思就是要我負責辦嘛(笑)?也好啦,我家那邊有一家非常好吃的串燒店,我也想帶大家去那裡吃呢!那裡有45不同種類的串燒,我每次都是吃到第38支就不行了,總有一天,我一定要一次吃完所有種類!要把『SHOCK』的成員們全部集合在一起雖然很不容易,但我至少先把赤西跟斗真,還有山下、長谷川、Jimmy他們約好再說囉!」

 
0307
 
山下智久
「覺得我說的話『很有趣』的人,跟完全不這麼認為的人各佔一半吧…不對!很少人對我說我很有趣(笑),不過了解我的人就了解,如果沒有注意到我一語帶過的重點,那可就不會懂了(笑),跟我很合的朋友就不會這樣,但不太了解我的人,或是工作上的大人們,幾乎都會將我說的話輕輕帶過,就算我心想『哇、剛說了很有趣的話耶!』他們卻說『啊啊、是這樣阿!那麼,接下來…』『咦、就這樣帶過喔!現在不是讓我延續笑點的大好機會嗎!』我常在心裡這樣大喊。順帶一提,仁雖然也是毫無反應,對他來說與其是輕輕帶過,應該說他是『沒注意到』,我們常會出現『所以說,山P啊、我…』『喂~、現在是輪到你說話嗎』的對話(笑)!會抓到我重點的人是斗真,風間跟長谷川大概是8次有2次,約分起來是4次中有1次會抓到重點吧!(笑)!(長谷川:『才不是哩!山P你說的話都很有趣啊!只是與其說爆笑,你的話是屬於會心一笑型的嘛!』)

風間俊介
「Four Tops、Jimmy、赤西這些人相聚一堂時,可不得了(笑)!斗真會亂丟飲料中的冰塊,玩得不亦樂乎。彷彿是『這才是正確的胡鬧範本』(笑)。」

 
0308
 
長谷川純×Jimmy Mackey
Jimmy:「請告訴我們在認知調查中,除了回答其外其他三件『最近很丟臉的事情』。」
長谷川:「很煩耶!我打你喔(笑)!雖然不是事件主角,但也挺丟臉的。之前畢業旅行去函館的夜景名勝地,聽說和拿波里、香港,並稱三世界三大夜景,那裡真的很美!在那也遇到別學校的學生,有人發現了山P。然後其中一人說『啊、山下同學耶!(陶醉貌)函館夜景雖然很美,但是山下同學更美…』(笑)。『哇!山P也名列世界三大夜景哩!』聽到時也感到不好意思(笑)。啊、而且還說『啊、旁邊還有斗真同學』(笑)!呃、這很好笑嘛,所以我可不可以不必說另外兩件啊?就這樣囉!」

長谷川:「不必嚴肅的回答,Four Tops中最喜歡誰?」
Jimmy:「幹麻問這啦(笑)!我都很喜歡喔!山下願意跟我商量事情,也常帶我出去玩,對於害怕寂寞的我來說,真的很高興。風間也會跟我商量很多事,感謝他常給我不同角度的意見,還說『與其說Jimmy是Jr.時期的夥伴,不如說是好友呢!』我真的很高興呢!跟生田在一起時,總會感到精神百倍,他就是這樣的人,無論我怎樣的低潮,一見到斗真,就能重展笑顏。至於長谷川…應該說愛之深責之切(笑)?不過他是個很溫柔的人喔!去畢業旅行回來還買土產送我呢!」

 
0310
 
山下智久
「嗯、大家去KTV唱歌,輪到自己唱的時候,剛好店員送吃的進來的話會怎麼做啊?我是那種絕對會立刻安靜下來的人。順帶一提,斗真是那種會自在地繼續唱的人(笑)。」

FIVE×Jimmy Mackey
牧野:「BIG,真令人懷念。以前有個叫這個名稱的團體喔。成員有風間、生田和山下。」
Jimmy:「我都不知道!」
牧野:「還有田中聖也演了一部『BIG』的舞台劇喔。」
Jimmy:「牧野真是Jr.通耶(笑)!」

 
0311
 
風間俊介
「『風間是名為風間的一種生物』 這個月生田的專訪中,好像有這麼一句話,他說得真好阿~(笑)!我喜歡和別人與眾不同,也喜歡被歸類為少數派。」

BATTLE TALK PARK2
橫山:「我要說了喔!可惡!」
村上:「不行!不行!」
在成員名單尚未發表前,先公佈了有新團體組成的新聞。似乎知道成員名單的橫山說了這句話。而「可惡!」這個詞是在威嚇誰呢(笑)?忙著制止他的村上也辛苦了。

 
0312
 
風間俊介
「去剪了頭髮。造型師是讚不絕口啦,但是不知為何生田先生卻說『很有笑果!』長谷川先生也說『…很有昭和時代的味道。』這兩個人擺明了不在誇獎嘛(笑)。」

 
0401
 
赤西仁
「去年我是跟山P、斗真等等一群人到Jimmy的家裡去開聖誕派對,不知道今年還會有什麼樣的活動呢?去年的聖誕派對真的恨好玩,上個月斗真在Wink up也有提到過,我跟斗真故意假裝吵起來騙Jimmy(笑),而Jimmy也拼命地幫我們勸架,還說『不要吵了啦!今天可是聖誕節耶!』真是可愛啊~」

Jimmy Mackey
「『M』 不要做意氣之爭(笑)。(日文的意氣之爭發音開頭是MU)山下就不必說了,斗真也頗頑固又孩子氣,風間和長谷川的鬥嘴也常是意氣之爭啦。」

長谷川純
「我也有東西想送給斗真喔!他啊,確實每到這個季節嘴巴周圍都會乾裂,因為他是乾燥性肌膚嘛!啊、說不定只是他剛喝過牛奶罷了(笑),我想送強力保濕效果的化妝水之類的禮物給他。」

 
0402
 
長谷川純(in中文版專訪)
「那時候,像山下(智久)跟斗真等,大家都有去(台灣和香港)喔!我們在飯店的房間裡聊天、玩耍,那也是很有趣的回憶,在香港的時候,我們還比賽了看誰能在蒸氣室待最久(笑),比賽的結果是斗真最早就慘遭了淘汰,我記得只剩下山下跟FIVE的上里,而且,他們的眼神還越變越無神呢(笑)。」
 
「…說到台灣觀眾可以看到我們的節目,應該就是NHK播出的『週末少年俱樂部』了吧?前一陣子在節目裡,我跟斗真還有風間一起做的平常絕對不做的後空翻(影片),各位讀者都看到了嗎?其實在那一瞬間,攝影棚裡響起了幾乎可說是那天最大的歡呼聲,這也難怪,因為平常被人為不會做後空翻的人,都突然做到了嘛!」
 
「在Jr.中,我的好朋友是山下、斗真、風間,還有Jimmy跟仁…嗯、平常都是這些人玩在一起,昨天我才跟山下一起出去玩喔!」

 
0403
 
風間俊介
「記得我在念小學的時候收到最多巧克力了。斗真和長谷川也有相同的感覺,不過身為Johnny's Jr.,這麼不受歡迎真的沒關係嗎(笑)?」

長谷川純
「『斗真的愛』 請問~為什麼對於我站的位置,要求得那麼嚴格呢?斗真超級講究站的位置(笑)。斗真搞錯的時候,我頂多說一句『怎麼了?很難得耶!』可是只要我稍微搞錯,他就會『你這個傢伙~~~!』以驚人的氣勢&速度逼近我(笑)。希望對於我站的位置這件事,他能以含愛的溫暖眼神看待。」

Jimmy Mackey
「最近,我開始在電腦上跟人家聊天。…拜這個網路聊天之賜,現在我打字可以不用看鍵盤了耶!斗真應該也試試這個網路聊天的。因為啊,上次我看他在玩電腦,竟然是一指神功!都21世紀了,未免太落伍了吧…我忍不住想吐他的槽呢(笑)!斗真,今年跟我一起在網路聊天吧!」

 
0404
 
鮎川太陽
「我想成為長谷川前輩那樣,被大家稱讚『很會打扮』的人!不曉得長谷川前輩願不願意告訴我選衣服的秘訣呢。風間前輩說下次要開車帶我去兜風,山下前輩和斗真前輩也說下次要帶我去健身中心,今年春天要是這些都能夠實現,那就太棒了呢!」

長谷川純
「我不太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拼命努力的樣子,要說這是自我的美學嘛…應該只是不服輸而已吧(笑)。上次P和斗真說『長谷川這個人,開會的時候好像沒有認真在聽,正式錄影的時候卻都做得很好。』也不知道他們這樣說,到底算不算在稱讚我,不過我是那種會把什麼話都解釋成好話的人,所以在心中比了個小小的勝利手勢呢(笑)。嗯,簡單地說,就是我自己解讀成他們在說我是天才啦(笑)。」

山下智久×長谷川純
長谷川:「你在學校時,真的超認真的呢。對於到學校上學上課,你總是很拼命!」
山下:「怎麼被你形容成那樣阿(笑)。也對啦,的確早上是滿拼命的,但我的態度認真,並不是那種冷酷不理人,對吧?」
長谷川:「這倒是啦~是沒有像斗真那樣,流露出電影演員那種明顯的酷勁啦。」
山下:「我真的沒有那種酷勁嗎(笑)?」
長谷川:「不管何時都散發出席日大明星的氣息,坐在位子上總是擺著一副很酷帥的表情!真想讓大家瞧瞧他那個樣子。」
山下:「哈哈哈!真的真的!坐在最後一排(皺起眉心,裝出一臉很酷的表情)…然後像這樣?」
長谷川:「有像有像(笑)!」

 
0405
 
長谷川純
「其實我昨天不知道把錢包、手機跟包包放在哪裡不見了。…還有斗真!夠了~,他好像覺得沮喪中的我很有趣,真的很煩、煩死人了(笑)!在來攝影棚的途中,我在計程車上難過得一語不發的情形,他一進攝影棚就跟剛接受完採訪的山P報告…而且還邊狂笑邊說(笑)。不過有一件事倒是讓我嚇一跳,那就是山下說『你也別那麼在意了!我4天前也弄丟了錢包唷!』相當看得開的樣子。(『哎呀、長谷川,你就別那麼沮喪嘛!』by笑得很燦爛、一把抱住長谷川肩膀的生田)他一直這樣。(生田『長谷川~,跟我一起來看Wink up吧~!你看看你這一面,真是超帥的耶!打起精神來嘛!』)你看、他真的很煩吧?」

 
0407
 
東新良和
「說到『West Side Story』,前幾天我才和敦啟前輩、赤坂前輩、斗真前輩一同出席記者會,當時真的很緊張呢~。斗真前輩因為和敦啟前輩和赤坂前輩合演過舞台劇,所以和他們很熟,而我是第一次和他們碰面呢。不過他們2人都很風趣。尤其是敦啟前輩,非常有服務精神,他在休息室總是賣力炒熱氣氛。我都被他逗笑到肚子痛。赤坂前輩則是很溫柔,是位可靠的前輩。斗真前輩因為回家的方向和我相同,所以我們每天都一起回家。說真的,這次舞台劇有斗真前輩在,實在太好了!因為我非常怕羞,要我主動找前輩聊天實在很困難,這次斗真前輩成了我和大前輩之間的橋樑。多虧他的幫忙,我現在已漸漸能和大前輩們閒聊。非常感謝斗真的體貼。」

長谷川純
「今天的採訪,我見到久違的風間&生田兩人。風間兄也變成熟了呢。我個人希望他能放開一點,否則就會帥過頭了。再那樣下去,他會變成走美男子路線。斗真還是老樣子耶~,只有頭髮稍微簡短了一點。他要演『PLAYZONE』吧?我每年都會去看『PLAYZONE』,去年也有參與演出。今年Jr.是斗真和東新去參加,我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去看!」

 
0409
 
東新良和
「少年隊的前輩們真的非常厲害呢。和他們一起排練之後,我深深體會到這一點。而斗真前輩舞步記得很快。雖然他和我同時開始排練,但他很快就能熟練舞步。」
「這次是和斗真前輩同一間休息室,總覺得裡面空空蕩蕩的,所以我們打算下次要帶一些海報去貼。」

 
0410
 
山下智久
「『最近在意的人』 斗真!我今天一打開電視,正好在重播香取慎吾前輩主演的『超級奶爸』,我看到了斗真。雖然我是一個人在看電視,但還是忍不住站起來叫了一聲『斗真耶!』不知道斗真近來好嗎?我在這裡接受訪問的同時,他人應該在大阪演舞台劇『West Side Story』吧。我偶爾也會和他傳Mail。長谷川的話,因為他常去的美容院和我同一家,所以偶爾會和他連絡。等SUMMARY結束後,希望能找他們一起吃個飯。」

東新良和×長谷川純
東新良和:
「『學校時代的事』 我跟長谷川用同一間教室,只有第一年而已。之後就換教室了,很少見到他。(旁邊的斗真說『你討厭長谷川吧!?』)我沒有討厭他啦!(斗真『那不然是怎樣?』)我不是討厭他…是很難相處。啊,這是我最近的玩笑話,不要當真喔(笑)。
「『值得尊敬的地方』 我覺得長谷川獨特的品味很棒。搞笑的品味很好,隨口說出的話也很好笑。我最近也變成斗真和少年隊欺負的對象,但還是比不上長谷川呢(笑)。」
 
長谷川純:
「『早上起來發現自己變成東新!你會怎麼做?』 …因為已經變成東新,還是得去青山劇場。是和斗真同一個休息室吧?不知道我能不能很文靜(笑)。如果被斗真吐槽,我不要像平常那樣回嘴,試著發飆好了(笑)。」
「『值得尊敬的地方』 …我去看了WSS喔。少年隊那些前輩們當然不用說,東新和斗真也很厲害呢~,我很佩服喔。尤其是舞蹈!Jr.沒有跳過那樣的芭蕾舞,排練一定很辛苦。」


 
 
 
(完)
 
 
 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