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kihabara@Deep

關於部落格
唯恐天下不亂的生田家長男。
  • 503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drama] 劇團演技者 - 美國

一路鋪陳到第四集,我才開始鼻酸。
 
弟弟選擇拋棄一切。
就算面前有無盡的危險,也要去追尋夢想、證明自己的堅持。
和那些來來去去旁人的守護。
 
「美國,就不要做了吧。」
八田說的是美國,但弟弟裝傻帶過。
八田沒有繼續堅持說服,將錯就錯地繼續討論下去。
 
然後開始進入劇情一波又一波的高潮。
 
「有沒有帶錢?」
怎麼樣看起來都像是沒有關係的兄弟,
卻因為這樣一句話,在八田的記憶迴路中,將哥哥與弟弟連結起來。
 
接著,愛麗絲最後衝進公寓,蹲下哭著說:
「劇團解散了,那我該怎麼辦?」
明明自己才是騷擾的主凶,
把批評否定他們癟腳的舞台劇當做生活樂趣,
現在失去了騷擾的對象,
還跑來這裡大放闕詞,
然後藉這種方式宣示弟弟的生存證明,
把整個事件的矛盾與荒謬拉抬到頂點。
 
「到底為什麼這裡會有這麼多橡皮筋阿?」
為了討論劇團的事情,而聚集在這小小的房間裡。
那些每天每天的便當,
那麼地理所當然,
那麼地卑微,
那麼容易地被人遺忘,
那些為了實踐夢想曾經一起付出的努力。
對八田和森來說,便當的橡皮筋成了弟弟的生存證明。
在快要脹破不確定感的浮躁氣氛中注入了溫情。
 
最後,在卡農的背景樂聲中,
哥哥想起了弟弟離開的那天,
哥哥來到了弟弟的房間,
從輕鬆玩鬧、懇談一直到惱羞成怒,
卻依然無法勸阻弟弟放棄離開的念頭,
當時的憤怒,源於對弟弟的關心,
這是兄弟兩人留給對方最後的印象。
明明是一直把對方放在心上的兄弟,
時光卻被冷凍在弟弟離開的那一天,
永遠無法改變和前進了。
 
導演用過去現在交錯的方式,
不停地強調兩個月前發生了什麼事情,
然後現在人們如何記憶當時的情境。
人的生存意義,
在於用什麼樣的方式存在在他人的記憶裡。
 
 
不過我印象最深的是鄰居這個角色。
一開始只是覺得,這傢伙演技未免也太好,
把那種神經質的感覺,
在一舉手一投足中的小動作裡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住在隔壁,舉止怪異的鄰居。(大笑)
然後才發現他就是編劇赤堀雅秋。
但說實在的,他是我覺得存在意義最低的角色之一。
他應該是硬要來亂入的吧!XD
不過或許就是因為有這樣無意義、不在乎他人死活的角色在串場,
才能從反面迫使觀眾去思考「美國」的真意。
 
因為,不是常常聽人家說嗎,
重點就在大家的心中阿!(踢飛)
 
 
 
 
 
[原文刊載於無名]
2007/05/06 10:56 AM
 
 
 
 
 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